当前位置:主页 > 查看内容

福州寺庙求签有什么讲究,访古灵城岩

发布时间:2024-07-05 10:14| 有957位朋友查看

简介:灵城岩立有宋、元、明、清碑刻九通,其中碑额为篆书《灵城岩造像记》两通,分别立于两侧,由于部分字已剥蚀立碑时间大概为元成宗元贞年间(1295年-1297年)或元顺宗元统年间(1……

灵城岩记

何文龙

据咸丰《阆中县志》载:“城东25里,有灵城寺,原为明瑞院”,唐朝始建,在今距文城镇东约5里灵城村。灵城岩立有宋、元、明、清碑刻九通,其中碑额为篆书《灵城岩造像记》两通,分别立于两侧,由于部分字已剥蚀立碑时间大概为元成宗元贞年间(1295年-1297年)或元顺宗元统年间(1333年-1335年),内容有“皇帝圣旨┄,广元路保宁府阆中县灵城岩,赐额明瑞院”,是皇帝辞额尤显尊崇。《阆州城东灵城岩记》碑两通,字迹秀美,文辞精练,保存完好,为阆州贡士陈文澡撰文,白沙居士蒲深立碑,蒲凤丹书,立碑时间为南宋宋理宗宝庆元年岁在乙酉二月(1225年)。《灵城寺法乐碑记》一通,相当于现在功德碑,并附列寺内器物若干,立碑时间不清。《四川按察佥事》碑一通,无碑额,仅以首语为碑名,是对佥事杨公(估计为杨瞻)颂德之碑,杨凤仪立,无立碑时间。《舜原诗略序》碑一通,生员王之藩丹书,无立碑时间。

灵城岩岩罅多为自然形成岩腔,整体长五十余米,2001年为当地居民发现,洞深不知数。百度词条载:村民圈鸭洞中,鸭从另穴出而入东河。烟熏之,山另测有烟雾出。2009年封洞口打开,发现有上、中、下三洞,造像十二尊,风蚀严重,据唐、宋碑记,中洞造像六十余尊,或坐或尊,形态各异,多为元明造像。

《南充艺文志》载:“灵城岩造像及石刻,在阆中县文城乡灵城山东麓,自然洞穴,穴长50米,高4米,右壁有唐代摩崖造像5龛60余尊,有释加、普贤、众罗汉等,右存碑刻8通”。又曰:南宋宋理宗淳佑八年(1248年)僧人绍真刻像于岩,元至元四年(1267年)建佛寺,赐额明瑞院。

灵城岩几经变幻,或寺或观,多次互换,现为杨道长(俗名杨长渝,道号渝真子)主持,渝真子祖籍苍溪,生于重庆,长在阆中,1979年顶岗在阆中泰丰丝厂上班,1984年在成都白岩寺皈依佛门,为俗家弟子,1991年在阆中大佛寺出家,曾在柏垭观音岩建小庙修行15年,经省、地、市三级宗教局批准,同期营建灵城岩。

灵城岩由阆中347国道到文城,接近大桥时向左出,有狭窄公路,水泥路面直达。山门朝东,洞口南向,形成长方院落,现已初具规模,占地约500平米,建筑约400平米,洞内分地宫、太极玄宫、玄都坛、藏宝洞、匾额、藏书阁、古庙堂藏画室等分区,洞外分工作间、道家文物陈列室、风水文化展、丝绸文化展、西游记文化展、红色文化陈列室。因道长喜收藏,五花八门,洋洋大观,以大板块分门别类,堆放不是很有序,文物保存也无科学性,给人以杂乱纷呈之感。因时间有限除西游记文化展览室、庙堂绘画展览室未观看外,其他各处,杨道长如数家珍,侃侃道来。因初次游览,宝藏众多,拍照虽频,也难免挂一漏万。

进得山门,道长夫妇笑脸相迎,我们秉明来意,直入话题,随行好友四人,老金搞文物买卖,多次造访灵城岩,许多解释老金都会补充,甚至有些比道长更熟知,真正体会“术业有专攻”。在道长指引下进入洞厅,初开阔,高5米,长十余米,厅内设道场,呈六角形,中心圆桌供奉法坛,六角红绸铺在凳子上,正前供奉张天师牌位,余五置陶罐其上,说是汉代陶罐(云外有蔑纹状为证),罐外贴有灵符,陡增几分神秘,本来浅识,说得云里雾里,便点头以充内行。

进入地宫,正中陈列:甲骨文片,有牛肩胛骨,肋骨,龟甲刻有文字,瓦当数个置于土中。骨灰罐六七只,白里泛黄,像手榴弹。陨石六枚,呈黑青色,光滑溜圆,置于高台,台上放一高脚铜盘,陨石置盘上,道长让我们抱一抱,两女士对小脸盆大的石头抱不动,男士勇为,有百余斤。一聚宝盆为铜质,半身在土里,已锈蚀不堪,珠宝、铜钱、金印置于内。夜明珠两颗,一颗直径约十公分,双手才能握住,微黄色;一颗较小,微蓝色,握在手中,发出淡淡幽光。红土陶罐五只,说是龙山红陶,文玩真假难辨,我只能呵呵而已。历代道家牌位靠壁端,道长说这是谁,那是谁,不能细辨。阆中兰家坝出土的瓦当和汉砖较多(上有文字“阆中贤当涂”)。白玉雕刻十二生肖盘嵌入地平,上置硕大黑玉雕琢男性生殖器,体现道家对自然和生殖的崇拜。道长声称许多文物具有唯一性,弥足珍贵。文物堆放在土坎上,汉砖上,收纳罐中,或吊在空中,放在地上,挂在壁上。环顾四周,小心地下,生怕一脚下去,踩碎价值连城的宝贝。有的嵌入泥土中,像是正出土的文物,这样摆放让我吃惊。

右边小洞,有龙骨化石,小洞被泥土封存,据说洞深,因有恐龙化石,防止盗掘被政府封存,泥封上盖有泥封章。左边有小洞为酒窖,放有几坛酒,竟有玻璃瓶装三四,能否起窖藏作用不得而知。酒窖旁有一木柱,上刻文字,柱和楼梯板嵌入土中,原为从上洞进入下洞的通道。有一水坑,道是暗河,实长仅为10余米,宽两三米,水深概似几十公分,河道中置一骨灰罐,高一米,呈纺锤形,上有盖,旁放宝剑一把。

进入玄都坛,里面存放几十幅布质绘画,最早为宋代张天师画像,明清绘画居多,道长指点一二,指出哪些画珍贵。灯光昏暗,照相要闪光灯才能完成,在其他收藏地这样照相是禁止的。部分画被塑料袋封存(只要不密封,塑料袋里更容易积累水气,更容易破坏画布),大部分悬挂在铁丝网上。藏画部分颜料脱落,已露出底布。藏画不讲究温度和湿度,没有换气机,保存能否久远。问之,道长笑而不答,不知是为财力无继而笑,还是为草莽收藏而笑,但说六、七月会聚拢另存。当时见画,好似模糊,现在观之,色泽清晰,图像唯美,故事内涵丰富。

后来道长告知太极玄宫藏有猛犸象牙、剑齿虎牙,豪猪牙,红鹿角,出土的谷子,我没有见到这些,也许是忽略了。

道长还告知有藏宝洞,陈列汉代及远古时期文物,估计指的是前面所述地宫。

太上老君

出得洞穴,外面陈列碑刻和匾额,碑刻最早为南宋宋理宗宝庆元年(1225年)所立,字迹工整,结字秀美,余碑不及。《灵城寺法乐碑记》,文字粗犷,大概是略通文字者所书所刻。

附:《阆州城东灵城岩记》

阆州贡士陈文澡撰

白沙居士蒲深立

孙晚进蒲凤书

阆州之东二十里,其地曰白沙,白沙之上,有山曰繭丝,下绝宋江而上,属巴山,巴山太华之别派也,繭丝之腰,两岸屹峰,培塿迤逦,左右环拱,中有岩曰灵城。郡志以为非他岩之比,美其邃深而奇浩也,乔松密竹,怪石老藤,龌(此字写不出,只能用此字代替)齖道周,岩面有瀑布并泄石间,骤若冻雨,上无泉脉,下注为溪流中,岩之腹仰而视之,有双竹痕,隐隐浮石上,修丈许枝节,刻画严有生意,此岩之异特也。又有古石淳图,摧卧岩侧,千佛遗像,仿佛崖壁,虽岁久磨灭,而工刻精致殆非今世所能作。岩广袤深环几里,而半拥土石来觇,崖际刻而除之,敞而大之,则其邃不特是脉穴,相属又不知几洞府矣。岁早祷雨,辄应乡民以春(此字磨损严重像春字),初,上午日奉,繭种走香火,岩下沃以崖水归,则无不衍茂。故缯币之出,视他乡之最,或者繭丝山灵之所至,持邪岩卧,蒲君深,惜其中之未坦履坳者,盈之凸者,平之礦者,锥之以板,石夷其地,且刻诸圣像其中,以为是,乡乞灵之所。且俾樵苏翫逰者,毋敢施其敬以工计者,凡二百有奇。公务理君之嗣,早弃家事,每岁夏必楼山,岩侧徜徉,水石亦烟霞之俦侣也。因纪斯岩之概,與夫蒲君用意,之所以镵诸坚珉,以诏来世。若夫朝暮,烟云之异,四时草木之死小,登眺之奇,流传之诡,则亦不敢赘述也。时宝庆改元岁在乙酉二月旦日刻石

此碑两通连贯,碑石完好,字迹清新,书法绝佳,文字繁、异杂陈,断句理解有别。内容叙及灵城岩地理、地貌,显灵特异之处。

匾额多为道长收藏,与灵城岩不类也。多是豪绅门庭悬挂,有“紫气东来”、“务本敦伦”、“福禄祯祥”、“节孝流芳”、“耕读传家”(马桑木材质)、“养志延年”、“耆英望重”;“凤阁先声”此额有上款:特授四川布政司经政厅宋奉,钦命四川等处承宣布政使司布政使启准给,下款:太京税廷仕荣礼同治二年孟冬月吉(1863年农历10月);“五知堂”此额为正书,大气磅礴,有上款:赐进士及第翰林院庶吉士阆中李先枝,下款:康熙六十年仲秋吉旦立(1983年《阆中县志》载有其人,时间为1662年农历8月),“杖朝耆年”皆为吉语。

右边台阶,立宋代石塔一座,后立碑两通,因山泉渗漫,未能细观。

道长引至藏经阁,需登十余级梯步,石壁右为浮雕“老子骑青牛”图,风蚀严重,只存大概;中为佛龛,雕释迦牟尼、文殊菩萨、观音菩萨等六十余尊塑像,头部多风蚀,难识其面。香客许愿,符纸粘其面,曰:有求必应、平安祈福、富贵长寿等语,具有讽刺意味的是,竟有“堕胎婴灵”符纸一张,这让菩萨情何以堪。左璧有“何仙姑庵”四字。

楼阁所藏经书众多,存放玻璃柜中,也不知是哪家经典,只能拍照留存。

经书

洞外建筑一览无遗,山门左厢房为道长操作间,常事参禅、拓片其中,案桌堆积杂乱,四周柜中文物杂存,有汉砖、印章、铜钱、浮图不胜枚举,墙面悬挂饰物众多,拓片四处粘贴,或存放在玻璃镜框中,道长随手给我一拓片,说是三千年的印章拓片,让我着实吃惊不小。

道长拓片

柜中文物

山门右厢房是道家文物陈列室,最为耀眼的是几块用于印刷的雕版,不知名道家法器,供奉祭灵神台,盛谷物的容器。

雕版

供奉用神坛

盛谷物容器

南边房子依次是藏宝室,道长指指皮箱、木柜,说是尽储宝物,从皮箱里取出一件红布质地的绘画,约丈二长,六尺宽,两人铺展不开,颜料有所脱落,属于什么范围绘画不得其解。

布质绘画

接着是中国四大发明展室,能清楚知道的是司南(指南针)其它多草草而过,跑马观花,未得深入。

司南

丝绸展室,见一龙袍卧在玻璃柜中格外枪眼,其余物品都不能一一记忆,可惜手机无电,借朋友留存的几张照片分享给大家,竟没有龙袍一物。

西游记展览室未能参观,时间有限,只能下次领略。

靠西边三间为红色文化展室,物件很多,也很真实,大刀、长矛、水壶、子弹、运盐的盐罐、朱德的扁担、用子弹头粘的红军标识、各种票证、钱币、关金券、田凭、委任状应有尽有,难以例举。概似胜过阆中红军烈士纪念馆的陈列,这让我意想不到。特别是徐向前为一对新婚夫妇写的贺联,“自古良缘皆夙缔,今日佳偶自天成”,对仗工整,除佳字写的有误外,总体工整。底部盖有苏维政权两枚印章(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),粗略装裱,可以悬挂,可惜保存不善,虫蛀成许多小洞。一柄大刀长一米有余,刀柄尾部吊一铜牌,有:中华苏维埃中央革命委员会1933.3字样,这把大刀不知砍过多少敌人头颅。

用子弹头粘的红军标识(阆南苏维埃政府成立,赤化全川,一九三三年)

徐向前写的新婚贺联

运盐罐

大刀尾部标识

五十年代地图,有钓鱼岛是中国的佐征


参考资料

推荐图文

随机推荐